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要闻 > 媒体报道

[人民日报]值班律师,他们都在干些啥(倾听)

日期:2018-04-10    作者:办公室    来源:安徽省律师协会    阅读次数: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打印

核心阅读

法律援助机构在人民法院、看守所派驻值班律师,为没有辩护人的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提供法律帮助,有效加强了人权司法保障,促进了司法公正。目前,安徽80家看守所、126家法院均已设立法律援助工作站,实现全覆盖。如何让值班律师更好发挥作用,还需细化制度规定,提高相关保障。


“‘一进看守所,两眼一抹黑’,犯罪嫌疑人被羁押后,没办法第一时间聘请律师寻求法律帮助,到案至辩护律师到位前存在空白阶段,法律咨询对此时‘手足无措’的犯罪嫌疑人来说格外急迫。”

“刑事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工作的开展恰逢其时,正好填补了这一空白阶段,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能第一时间获得法律帮助、心理疏导。”安徽省司法厅法律援助工作处处长施友树介绍,去年8月,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工作的意见》,规定在看守所和人民法院派驻值班律师,以解决当事人获取律师法律帮助“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半年多来,值班律师能否发挥作用,意见实施情况如何?记者在安徽进行了调查。

第一时间解惑

提供多样帮助

值班律师如何发挥作用?不久前,在合肥市看守所法律援助工作站,记者见到了安徽金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黄奥答疑现场。

“我孩子刚满18周岁,问了律师说法定刑至少10年以上,这可咋办?”张某情绪激动,有些不知所措。

原来,张女士的儿子李某在合肥一家小额贷款公司打工,公司老板因与人结怨,便带上李某及其他公司员工10余人到受害人家滋事,老板抢劫9万元得手,李某除了跟着去,期间没有多余行为,事后也未参与分赃。

黄奥建议张女士积极准备好相关证据材料,并尽快和被害人及其家属取得联系,争取对方谅解。张女士宽慰了许多。在黄奥看来,值班律师可以第一时间答疑解惑,给犯罪嫌疑人及其家属提供相对准确、全面的法律咨询。

值班律师还可以帮助犯罪嫌疑人申请法律援助。安徽万世律师事务所律师黄大伟就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刘女士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羁押,留下只有几岁大的小孩。自己没有正式工作,没啥收入来源,丈夫前些日子突发心脏病去世,母亲一把年纪了,请不起律师。

一次在合肥市看守所值班,黄大伟见到了刘女士的母亲,根据她们家里的情况,黄大伟建议,“去社区开具家庭收入等证明,我们代为申请法律援助,免费提供法律服务。”最后,在法律援助律师帮助下,犯罪事实、情节相对轻微的刘女士只判了1年多的有期徒刑。

“值班律师提供的帮助具有多样性。”施友树说,在严格排除非法证据中,值班律师可以对刑讯逼供、非法取证情形代理申诉、控告;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试点中,值班律师能够帮助进行程序选择、申请变更强制措施、对检察机关定罪量刑建议提出意见。

目前安徽80家看守所、126家法院均已设立法律援助工作站,实现全覆盖。施友树说,“随着试点的深入推进,值班律师还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强化监督管理

保障业务素质

“值班律师的法律服务是免费的,且没有任何条件限制,面向所有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施友树说,工作量大且服务免费,如何调动律师值班积极性,需要政府做好补贴等保障。

“看守所一般在市区较偏远的地段,轮到自己值班,一般一早7点多就要出发,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达看守所。”黄大伟说,刚开始值班是免费服务,不过现在,安徽设立了法律援助值班律师补贴,每值班一天,可以拿到180元的补贴。

而除了值班补贴外,律师办理援助案件的补贴也有了提高。施友树介绍,2014年安徽省社会律师办理法律援助案件平均补贴每件为525元,而同期律师业务收费平均每件8009元。2015年,安徽省社会律师办理法律援助案件平均补贴提高到每件783.78元,2016年达到每件836.4元。

施友树说,目前,安徽全省16个地市均出台法律援助经费管理办法,提高了办案补贴标准。

值班律师的业务素质如何保障?安徽省法律援助中心主任张贺京说,省法律援助中心采取双向选择的方式,招募执业3年以上、有较丰富刑事案件诉讼经验的律师组建省直刑事法律援助辩护律师团和值班律师团,目前已招募律师400余名。

同时,律师不是一招了之。马鞍山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尚启文介绍,除了组建了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团,马鞍山市政法委牵头,对如何贯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等若干规定,定期召开联席会议,组织学习研讨。市法律援助中心也会定期邀请院校、公检法机关等专家、实务工作人员进行培训。

“此外,我们还会向律师协会通报值班律师履责情况,律师协会将其纳入律师年度考核及诚信服务记录,以加强监督管理。”尚启文说。

细化制度规定

保障更好执行

关于值班律师的制度规定,施友树认为,相关规定程序性制裁措施尚需明确。

“比如现行意见要求,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告知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有获得值班律师法律帮助的权利,但如果相关程序性制裁措施缺失,制度执行就会打折扣。”施友树举例,很多犯罪嫌疑人被羁押后,并不知道有值班律师制度,假如公检法未予告知,是否会有不利法律后果?这些问题需要进一步细化。

律师资源的欠缺,也给制度的执行带来困难。张贺京说,越是在基层县区,越需要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发挥作用,但实践中恰恰是,越是往县区,尤其不发达县区去,从事律师执业的人员就越少,且执业素质相对有限。

“还要通过比如政策优惠营造县区更好的律师从业环境、地市与县区的对口支援,加大基层律师从业人员的教育培训等方式,逐渐缩小不同地区、地市与基层县区等方面的差距。”张贺京说。

合肥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陈洋说,补贴的方式还可以细化。陈洋建议,对一般的法律咨询,申请法律援助等,可按日发放补贴,但对相对复杂的,比如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试点中,为自愿认罪认罚的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咨询、程序选择、申请变更强制措施等法律帮助,对刑讯逼供、非法取证情形代理申诉、控告,则应按件发放补贴,且补贴标准应相对略高。“不同于一般的提供咨询服务,完成上述复杂的任务往往要对案件有一定了解、投入较多的精力、时间,按件发放补贴,更有利于调动律师参与的积极性。”陈洋说。